第二章从今天起有我来保护你

  这个声音姜焕生最是熟悉不过,就是他的师父叶青鸳。

  抬眼望去,姜焕生果然见到叶青鸳不知何时站在了大殿台阶上,一脸的担忧的看着自己。

  在看到她哪张呈现黑红之色的阴阳脸后,他的心中一阵疼痛……

  “大长老,我同意长老院作出的任何决定。但生儿是我徒弟,年少冲动、一时冲撞了诸位还请诸位不要责怪于他。”

  叶青鸳本来在后殿调息,听到了徒儿姜焕生的争吵声才连忙跑了出来。

  她怕长老院以以下犯上的罪名将姜焕生处死。

  听到叶青鸳的话大长老出声道:“三师妹你看青鸳师侄自己都同意了,此事是不是就这么定了……?”

  余化看出了叶青鸳是因为怕姜焕生受到惩罚才做出了妥协。

  所以乘机问向了了欧阳冰,如果欧阳冰一定咬着让宗门给叶青鸳换取清神丹他作为大长老也很难做,毕竟欧阳冰也是长老院的一员。

  欧阳冰一脸的为难看向叶青鸳道:“鸳儿你可想好了?”

  叶青鸳看着自己师父欧阳冰强笑道:

  “师父徒儿想好了,就算宗门用百年的积累换来清神丹也不可能让我恢复修为了,再说我这次中的是三阶变异蜈蚣妖的毒,服用了清神丹能不能解除毒性也是未知。”

  “什么?变异妖毒?”

  欧阳冰脸色大变,她知道仅是三阶毒妖之毒就已经很难缠了,现在叶青鸳又说是变异的妖毒,这样说来就算真服用了清神丹也不一定能解毒了,更别说恢复修为。

  “对对对,我还差点忘记了,是三阶变异的蜈蚣妖,不然我们这次也不会损失七个同门了。”

  “你们看就算搭上宗门百年累计换来清神丹解不解得了毒也不一定,与其如此还不如用百年积累培养新弟子,说不定能出一位超越五行根骨的弟子呢。”

  余彻善急忙附和着叶青鸳的话说道。

  楚三胖听着余彻善如此不要脸的话气的发抖,他是个讲情义的人,同为二代弟子,对叶青鸳的遭遇深感同情,大骂余彻善道:

  “余彻善你简直下作,明明就是你私心作祟身为少宗主还不是想着将宗门的百年累积给你自己留着。”

  “三儿不许胡说!少宗主也是言之有理,宗门百年的累积放在培养新弟子身上,说不定真的能培养出一位超越五行根骨的弟子出来。”

  五长老穆武生开口言训楚三胖,他正是楚三胖的师父。

  此刻不少人都开始点头,认为余彻善的话有道理。

  姜焕生再一次看到了众人的表情,心里无比的厌恶他们的嘴脸,其实他很清楚每个人还不是都希望将宗门百年的积累能放在自己一脉上。

  五个长老和二代弟子皆是有明争暗斗的,争斗的目的其实就是宗门的百年累计资源。

  搀扶着师父叶青鸳,看着她此刻恐怖的阴阳脸,再也不复以前绝仙般的容貌,姜焕生心里心痛极了。

  感受着师父身体不断的颤抖,他知道师父此刻正在承受着妖毒带来的折磨,在这一刻他心里暗暗作下了决定,将来必要她讨回公道。

  听到余彻善和几个长老口口声声大义凛然,能用宗门百年累积培养出超越师父五行根骨的话,姜焕生突然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姜焕生的狂笑让众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短暂的安静之后便是愤怒。

  余彻善阴沉着脸道:“你个废物有什么好笑的,难道你以为我说的不对,还是几位长老的决定有错?。”

  阴险的余彻善将长老拉在了他的战线上,把姜焕生推倒了对立面,不得不说他的话看似平常但很诛心。

  姜焕生此刻脸上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很平静的道:“我会让你知道你在我面前连废物都不如。”

  “你……”余彻善很想一掌将姜焕生拍死,但是有欧阳冰在他不敢。

  随后姜焕生又看向了大长老众人,缓缓开口道:

  “几位长老听你们意思是不是宗门能出一位超越五行根骨资质的弟子,便能抵得上宗门百年的累积,能拿出来给我师父换取清神丹?”

  大长老余化眯着眼虽然不明白姜焕生要表达什么,但还是点头说道:“不错。”

  五长老穆武生也附和道:“你师父叶青鸳是我天武门百年一遇的天才,就是因为她身怀五行根骨,虽然是五行根骨中最低的下品,但是也百年不遇。

  别说能出来一位超越五行根骨的弟子,就是五行根骨中的中品上品出来,都抵得过宗门百年的累积,到时候拿出累积又有何妨?”

  其它先前都反对拿出宗门百年累积为叶青鸳换取清神丹的众人,皆是不一而同的表达了各自的认同。

  一句话,要是宗门能出一位超越五行根骨天资的弟子,他们就拿出宗门的百年累积。

  姜焕生脸上有了笑意,大声道:“好,如果我身怀超越五行的根骨,还请长老院和诸位师叔师伯把宗门百年的累积拿出来给我师父换取清神丹。”

  姜焕生的话落一时间让所有人都懵了,最先反应过来的叶青鸳轻声道:“生儿不可胡说。”

  姜焕生是她的徒弟,她最是了解不过自家徒弟的情况,十年来都没有露出过什么天资慧根,在见闻院都待了十年成为了百年不遇的废物,就连冥想感知元气都感应不到,更别说有超越五行的根骨了。

  余彻善笑了,像是听到了天下最为滑稽的笑话一般狂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一个十年都感应不到元气存在的废物,居然敢说自己能有超越五行的根骨,哈哈……”

  几个长老都不由的摇头,姜焕生六岁被叶青鸳捡到带入天武门,十年中冥想感应不到元气存在,他废物之名,整个天武门都知道,怎么可能会身怀每一个武修都梦寐以求的根骨……?

  就连一直都向着叶青鸳的楚三胖都皱起了眉头。

  只有身为姜焕生师祖的欧阳冰看着一脸自信淡然的少年,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光亮,她对自己这个徒孙突然莫名地有了几分期待。

  姜焕生毫不理会众人的嘲笑讽刺,反手握住师父叶青鸳的手轻声道:

  “师父,我六岁的时候是你将我从雪地里救起带回了宗门,给了我再生为人的新生。

  从小我体弱,你把门中发给你的资源都偷偷给我换成了调理身体的药液,让我的身体一天天强壮成长,不然你早就突破到五行境界了……”

  “你知道么我算是两世为人了,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亲情是什么?所以这十年来我自私的留在见闻院当一名十年老生,

  没想过做什么强者就是想多在你身边,享受你无微不至的关怀……”

  “不过现在看来我做错了,今天的一切让我明白这世界原来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想要贪婪的享受这份情……感,是需要实力做靠山的,所以……从今天起有我来保护你。”

  姜焕生话落,松开了师父的双手盘膝而坐,下一刻长老院突然凭空起了风……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