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遭受逼迫

  “这是干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我的衣服哪去了?”凌皓样子窘迫,整个人半弯着腰,双手捂住腹部,双眼警惕扫视四周。

  “这里是什么地方,有能告诉我吗?”看着周围,凌皓仰天嘶吼,“老头儿!你给老子站出来!是不是又是你在捣鬼!你别乱来啊!我可是个有原则的人!”想象中的回答并未出现,混乱继续出现。凌皓感觉天旋地转,当一切安定时,他又感知到身体的存在。

  凌皓睁开双眼身子一下就弓起,他双手捂住腹部。当他发现自身不在如神秘空间一丝不挂时,心神这才放松。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凌皓眉头紧缩,他能感到自己脑海内那石珠是真实存在的。此刻周身安静,他开始梳理轮回苏醒发生的一切,想知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想到,在林云天灭杀自己时,脑海内石珠传来一股吸力,将自己意识吸进去。

  “难道这石珠能吸收灵魂?让灵魂进入其中给人死亡的感觉?” 这让他都感觉无比荒谬的想法,片刻后,又开始殷实,眼里出现无比的坚定。

  脚下,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既然能轮回重生,那有什么不可能的。他认为,先前一定是那神秘石珠吸收他的灵魂,事后又将他的灵魂放出。

  不过,这个石珠是哪里来的?老人给自己的?什么时候?自己怎么压根儿就没有印象?还是说这珠子是自己天生就有?

  想到这里,凌皓又低头看向自己身上,全身找遍伤口无影无踪,只有干枯血迹,凌皓想到:“石珠好像还能补全我身上的伤。”

  神秘石珠?吸收灵魂?不死之身?要真这样凌皓眼内全是疑惑,但又精光闪烁。

  “是不是以后会知道,但现在至少还活着。”凌皓声音冰冷,拳头捏得嘣嘣响,双眼看向远方那苍天巨树,眼内爆发出对刺眼精光。

  没有实力,那就是狗。

  但拥有强大的实力外,还要有一颗坚实的心,永不屈服的念。

  这一世,我凌皓要炼的,就是心!

  “武者前期?我是武者前期的修者!”

  回过神,脑海内属于林浩的记忆快速同他记忆相融合。

  武者,方天,地阶,天阶,每一等级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能飞天遁地,开山裂石。

  武技,半兽人,妖兽,各类种族,回想这些,凌皓还是有些不相信,万千宇宙中,真存在这样的世界——鸿蒙大陆!

  不断梳理脑海知识,随着了解的越来越深,凌皓对眼前这个世界更加期待。深吸一口气,弯曲的腰杆变得挺直。前一个混沌中的五世轮回,让他双眼此刻沧桑布满,定定看向远方妖兽山脉那棵参天巨树。“一切,就从这儿开始,南云炼师学院,炼师,还真是不一样的身份!”

  “嗷嗷!”

  远方传来震耳嘶吼,凌皓收回心神,看了看周围环境,随即选择学院方向快速走去。

  经过记忆融合,凌皓知道自己此刻身处地方是大炎国炼师学院的后山,和雪暴岭接壤,后面则是应许地,也叫妖兽山脉。此为上古时人类与兽族联手作战打下的土地,为了表示友好,人族和兽族应许承诺地界各自一半,互不干涉。所以,应许地内,也就是妖兽山脉,自然生存有妖兽,兽族,半兽人等,这些种族都分为九阶,每一阶分为前中后三个等级,分别和修者的等级相对应。

  这儿虽然是妖兽山脉外围,但凌皓知晓自己现在修为才武者前期,如果遇到一阶前期的妖兽,只能沦为食物。

  没多久,凌皓就爬上一个山头,他双眼突然瞪大,看着不远处那一片连绵建筑,辉煌古朴,让凌皓感觉像是再遇故宫,心脏蹦蹦直跳。这就是炼师学院?凌皓心神间充满了震撼。

  “凌皓!”凌皓刚要转身走下山头,身后突然传来一句呼喊。

  “秦海?”凌皓转身看向正奔驰而来贼眉鼠眼的少年,狐疑的将眉头皱了起来。透过记忆,他知道这少年是秦昊的奴仆,十五岁,修为武者中期。

  秦海身穿青衣,右手衣袖上一条金线绣的三头蛇栩栩如生。个子比凌皓要稍微低上一点,头小而长,下巴很尖,两眼此刻眯在一起,眼珠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给凌皓第一感觉就不好。

  “嘿嘿,凌皓,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秦海满脸笑意的来到凌皓身前,双眼四处观望,见周围并未有什么人,眼底深处顿时异色闪过。

  前面五世轮回可没白经历,就秦海到身前的动作,凌皓瞬间看出他心底在有什么算计。记忆里,秦海在炼师学院名声可不好,经常借助秦昊名头欺压学生,林浩曾经就被他欺压过两次。

  “你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学院了!”凌皓冷眼相对,说完转身就要走。他知道秦海正有坏念头,但他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打算先回炼师学院在了解了解这个世界。

  “嘿!”凌皓刚转身,秦海轻笑着身影一闪拦在他身前,身上淡淡的威压散发而出。

  感受到秦海身上的气势,凌皓脸一下就变得阴沉起来,双眼微眯,对秦海出声道:“你想怎样?”

  被凌皓双目盯着,秦海心底突地一凉。凌皓此刻目内的神色,根本就不是一个十三岁少年所能散发。

  “我可是武者中期的修为,他武者前期,我怕什么?”秦海想到自己修为武者中期,心底又充满底气,完全将刚才的寒颤当做错觉。

  “我要去妖兽山脉为我家主人捕一阶前期的妖兽,一个人有点不方便,想请你去帮帮忙。”秦海语气严厉,满脸得意。

  凌皓见他身子微微朝自己压来,顿时感到胸口发闷,呼吸不畅。知道秦海这是在威胁自己,心头冷冷一笑,表面上却故作迟疑地点了点头,“可以!”

  眼见刚才看样子还想反抗的凌皓,转眼就同意,秦海心底突地有些迟疑,暗道:“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凝惑的念头,秦海只是在脑海一闪而逝。想到捕捉那妖兽,需要用生人做诱饵,而凌皓就是最好的选择,他当即将脑海杂凝驱散。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秦海得意的看向妖兽山脉那连绵起伏群山,示意凌皓在前走。在秦海指引下,凌皓小心翼翼的在前方走着。他样子表面上虽没什么变化,心底却无比警惕。

  五世轮回,恍若一梦,可给他的感觉却像是全部亲身经历经过一样,其中不乏成为猎人时所学到的绝技。

  此刻一路走,凌皓根据脚下时不时出现的妖兽粪便,还有毫无章序的野草走向,能大概判断出前方是否有危险。

  妖兽山脉,鸿蒙大陆绝地之一,盘踞在大陆东南方向,连绵不知多少万里,越是向里,越是危险,有很多高等级的妖兽。

  “这边走!”后方秦海再次出声,凌皓不得不转身按照他所指方向走去。刚走出第一步,看到脚下杂草走向,凌皓双眼突然眯了起来。他知道这是一只妖兽常走的路。

  危险,随着前行渐渐充斥心间,凌皓小心翼翼,脑海思绪飞速流转,幻想会出现的危险与对策。

  行走间,凌皓也时不时瞥眼后方秦海,心头并未放松警惕,他知道秦海逼自己来肯定没什么好事,甚至他已猜到秦海的目的。想到秦海要真敢自己,凌皓就在心底冷笑,心道看看到底最后谁杀谁!

  凌皓在心底默默计算,流转思绪就像活了千年的老怪,每一个下脚点都算得无比精细。

  “应该快到了!”看着脚下杂草走向,凌皓知道妖兽就在这附近,他当即停下不在走。

  秦海一直在后方寻着妖兽,见前方凌皓突然停下,面色当即有些不快,皱起眉头道:“干什么?赶快走!”

  “走了这么长时间,有些累了!”凌皓疲劳说着,直接在野草丛边坐下,额头上也不知怎么弄出一排排细密汗珠,白净脸蛋看上去非常累。

  “累?”秦海狐疑扫了凌皓两眼,眼见他不像是在装,也不再说什么,两只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四周扫视。

  “秦海,我们此行要捕杀的妖兽是什么妖兽啊?”见秦海正四处张望着,凌皓抬头看向他,突然出声问道。

  “闪电兔!”秦海不耐烦的说着,他不断回想秦昊给自己的资料,知道闪电兔就在这附近。

  闪电兔?凌皓脑海瞬间回想关于这一切的知识,好在林浩于死前,因性子内向,对各种灵药还有妖兽都有独特的研究,认识还算广阔。

  闪电兔,顾名思义带上闪电二字,那就是急速的意思。资料里记载,闪电兔虽然是一阶前期的妖兽,但速度却可比二阶妖兽。

  凌皓双目深处精光一闪而逝,瞬间明白秦海逼迫自己来此的目的,他开始微不可查的扫视四周,打算在仔细观察观察。

  闪电兔因为速度太快,武者阶段的人想要捕捉非常难。但闪电兔有一个习性,那就是喜欢新鲜的血肉,对血气非常敏感。想要抓住它,只能用新鲜的血肉或者生人放血吸引,在它进食时出手致命一击。

  秦海把他带来的目的,此刻再清晰不过了。

  是想,让他成为诱饵!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