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鬼门十三针

  林云好心提醒,但夏雨薇根本不听。

  “我说过了,以后我给人看病的时候,你别插嘴!”夏雨薇怒视林云,一脸嫌弃。

  金世荣看了林云一眼,转头看向夏雨薇:“姑娘有把握吗?”

  “只是让他昏睡而已,每个懂得针灸术的医生都能做到。”

  “我有绝对的把握,金先生放心!”夏雨薇信誓旦旦保证道。

  “好,那老烦姑娘动手吧!”

  林云不在劝说,反正也扎不死人。

  夏雨薇手法熟练的连扎三针在那青年头部,那青年挣扎一会,突然停止。

  “好了!”夏雨薇有些得意的笑道。

  金世荣也松口气,称赞道:“姑娘虽然年轻,医术却很高明,佩服!”

  “金先生不用客气,我现在就给他检查!”

  夏雨薇上前,伸手去探查那青年脖子的脉搏。

  异变陡生!

  那原本昏睡的青年,骤然暴起,一口咬向夏雨薇白皙的玉手。

  啊!

  刘丽吓的惊呼一声。

  夏雨薇直接愣住:“不可能,这么简单的针灸术,怎么可能失灵!”

  危机关头,林云一步三米,直接来到夏雨薇身边。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那青年被林云一巴掌打的倒在枕头上。

  林云一把将还在发呆的夏雨薇拉到一旁。

  “你干什么!”刘丽大怒:“凭什么打我儿子!”

  金世荣虽然没有呵斥林云,但脸色阴沉,眼中更是闪过一抹杀意。

  林云放开夏雨薇,没有理会暴怒的刘丽,而是面无表情看向金世荣。

  “如果不想你儿子死,就闭嘴!”

  刘丽果然不敢吭声,愤怒的瞪着林云。

  “我金世荣的儿子,不是什么人都能打的。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金世荣声音中杀机必露。

  林云从夏雨薇手中抢过一根银针,走向青年。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一针扎向青年人中Xue。

  这就是林云给他的解释。

  银针从下向上刺入三分,看似极快,但却异常耗费心力。

  “鬼门十三针专治百邪癫狂,最擅长对付这种阴戾之气。”

  “一针人中鬼宫停,左边下针右边出。”

  这是鬼门十三针的Xue歌。

  青年突然不在挣扎,旋即,清醒过来。

  “这是哪?”

  “**,你醒了!”刘丽大喜。

  金世荣也是一脸激动,趴在青年身边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爸,我这是怎么了?”金**四下张望,脸色疑惑。

  这时,一老一少走进病房。

  “金先生,抱歉,我来晚了!”穿白色大褂的老者,脸上带着歉意。

  金世荣大喜,走过去抓住那老者双手:“周院长,你总算来了!”

  这是人民医院院长周清河,为人正直,前世林云生病住院,受过他的恩惠。

  周清河指着身旁脸色有些傲慢的青年说道:“我来晚是有原因的,你看我把谁请来了?”

  金世荣疑惑道:“这位是?”

  “京城叶神医的孙子!”周清河声音激动。

  “原来是小叶神医,失敬失敬!”金世荣躬身行礼。

  叶神医大名在华族如雷贯耳,就算金世荣这种大人物,也只有尊敬的份。

  毕竟,是人都会得病,关键时刻,还得神医救命。

  “金先生客气!我受周院长邀请,来看看你儿子!”

  叶盛铭虽然说着谦虚的话,但脸上的傲慢之色任谁都能看的出来。

  “小叶神医快来看看,刚才这位小兄弟扎了一针,我儿子已经清醒了。”

  金世荣说着连忙退后,给叶盛铭让路。

  叶盛铭玩味笑道:“扎了一针?针灸术吗?”

  他笑容轻蔑,显然看不起林云扎的针。

  金世荣不明其意,如实回答:“正是!”

  周清河笑道:“金先生,你可知道叶神医还有个称号叫什么吗?”

  “愿闻其详!”金世荣拱手道。

  “叶神针!”周清河道。

  金世荣惊呼道:“我明白了,这么说小叶神医最擅长的就是针灸术!”

  叶盛铭微微得意,看向那青年,当看到青年人中Xue的银针,忽然脸色大变。

  “庸医!他得了什么病?你竟然扎他人中大Xue!”叶盛名瞪着林云怒喝。

  金世荣一脸担心:“人中Xue扎了会怎样?”

  “轻着癫狂,重则丧命!”叶盛铭声音严厉。

  “啊!那我儿子要不要紧?”金世荣差点被吓出心脏病。

  “无妨,既然你儿子没事,证明这一针并无大碍。”

  金世荣这才放心。

  叶盛铭冷冷看着林云,喝道:“小子,我问你,他得了什么病,你竟然扎他人中大Xue!”

  林云冷冷扫了他一眼,声音淡漠:“我一生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叶盛铭冷笑:“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

  林云转过脸,直接无视他。

  叶盛铭气的脸色铁青,他跟随爷爷走遍华族大地,世人尊称他小叶神医,从来没人敢轻视。

  可在这小小林州市,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无视!

  看到两人剑拔弩张,周清河赶忙笑着打圆场:“这位小兄弟,病人为重,还望小兄弟如实告知!”

  周清河前世对林云有恩,林云不忍忤了他面子。

  “他并没有得病,而是被戾气侵体,只要驱除他体内戾气,找出戾气根源解决掉,他自然没事!”

  “戾气?”金世荣有些怀疑,林云说的有点玄乎啊!

  “哼!”

  “小子,你看不出病因就算了,居然用这种鬼神之说糊弄病人,简直就是我医道界败类!”

  “幸好今天我在,定要揭穿你的真面目!”

  叶盛铭指着林云,一脸嘲讽的怒喝。

  就连周清河也露出苦笑,行医几十年,他还从未听过戾气一说。

  旁边清醒过来的夏雨薇也是暗暗皱眉,望着林云的目光充满嫌弃。

  “林云,当着小叶神医,还有周院长的面,你就不要在胡说八道了!”夏雨薇好心劝道。

  林云看了她一眼,眼神冷漠。自己刚刚救了她,她非但不知感恩,居然还向着外人说话。

  无怪乎前世她会背叛自己。

  “病因我已说过,你们爱信不信。”说完,林云背负双手,仰头望着天花板,不在理会众人。

  金世荣担心儿子安危,眼看已经把林云得罪,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叶盛铭身上。

  而且,金世荣也不相信林云的戾气之说。

  “小叶神医,麻烦你快给我儿子看看吧!”

  “好,我这就揭穿医道界的败类!”叶盛铭冷笑一声,走到青年身边。

  青年大叫一声:“爸,我没病,不用他看!”

  “闭嘴,这是京城小叶神医,若非周院长,咱们请都请不来!”金世荣呵斥道。

  “小叶神医,我儿子不懂事,你别见怪,请!”

  叶盛铭志在揭穿林云,自然不会和他计较。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跟爷爷学医多年,也只停留在‘切’上。”

  说着,叶盛铭伸手搭在青年脉搏上。

  须臾,叶盛铭得意一笑:“金先生,你儿子并无大碍,只是精神受了刺激。”

  “我开副药,回去后静心养Xing半月,即可恢复!”

  “就这么简单?”金世荣有些疑惑。

  “你怀疑我?”叶盛铭脸色微冷,伸手拔掉林云扎在青年人中Xue上的银针。

  “人中大Xue,岂能乱扎?庸医害人!”

  林云嘴角忽然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