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果断出手

  下了飞机,林青没有着急离开。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林晓晓会借口领导不准假,不来机场接他。

  然后,还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

  果然,林青拖着行李箱在机场门口逗留,突然电话响了。

  林晓晓。

  曾经爱到骨子里,不顾一切疯狂去爱的一个女人,也是曾经伤他最深,最终令他一无所有的罪魁祸首之一。

  “喂!林青,我……请不了假,领导不准假,所以……我下班才能……”

  林晓晓的声音断断续续,带着阵阵粗重且疲惫的喘息声,令人费解。

  曾经的林青听到,肯定会想尽办法安慰林晓晓,让她好好休息,不用管自己之类的。

  现在嘛。

  “哦!”

  不等林晓晓再说什么,林青已经挂断电话。

  听声音,他都知道对面发生了什么,那种紧张刺激的运动中,林晓晓能好好说话才怪。

  不过,林青并未点破。

  一抹邪异的弧度,自嘴角微微扬起,林青的眼眸中闪过丝丝寒芒。

  “咱们可以慢慢玩,本尊有的是时间。”

  林青邪异一笑,刚才的事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拖着行李箱继续转悠。

  当年林青信誓旦旦来到青州,不仅没能和相恋四年的女友顺利在一起,反而经历种种,最后被无情抛弃。

  带来的一百万家底,老爸给他创业的钱,也被尽数骗走。

  最终一无所有。

  当年的林青可谓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这一次,却不会了。

  林青徘徊在机场门口的大道上,并没有着急离开,他依稀记得曾经在这里等林晓晓,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

  这次,怎么能错过呢。

  果然,差不多半小时后,一辆白色加长面包车停靠在路边。

  车门打开,密密麻麻的十几个人涌出来,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棒球棍,穿着花里胡哨的衣裳,露出手臂和脖子上的纹身,大摇大摆走来。

  目标很明显,正对着林青的方向。

  “时间掐的挺准。”

  林青微微一笑,随意扫了一眼,眉宇间闪过一抹淡淡的戾气。

  当年就是这群人噼里啪啦打他一顿,打成重伤,路过的好心人打急救电话,自己才侥幸保住一命。

  住院期间,林晓晓都不曾去看他一眼。

  上班就算不好请假,那么下班呢?四年的感情就这么一文不值?

  当年的林青傻乎乎的没想那么多,现在却不一样了。

  也许,这些人的到来,也林晓晓不无关系。

  对方出现的太是时候,并且专门找上自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来吧。”

  林青邪魅一笑,隐隐的,似乎有些期待。

  待到那些人靠近时,林青微微抬头,眼眸中闪烁期待的光芒。

  好像,等很久了。

  为首的光头扫了一眼,喝道:“没错,就是这小子,给我打!”

  话音未落,跟着一起的混混们已经出手,在斜阳下折射锃亮光芒的棒球棍,伴随呼啸的风声,直奔林青脑门。

  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慌忙躲得远远的,唯恐避之不及。

  “小子就是你惹了我们杨哥?真他妈有种!”

  “你们几个,给我打!”

  说话间,两个油光锃亮的棒球棍,裹挟着呼啸风声迫近。

  前世的林青就是因为手无缚鸡之力,在学校期间努力学习,甚至打架都没参与过,遇到这些混混们更没能力获胜。

  只一瞬间就被放倒,然后就是单方面暴打。

  短短片刻,就被打成重伤。

  以至于警察赶到时混混们早已潇洒离开,只留下被救护车抬走的林青。

  林青记得,那光头叫做杨凯,手底下几十号人,在青州根本上不得台面,但对付曾经的林青,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刚从大学走出来的年轻人,绰绰有余。

  机场门口重伤,后来出院后,也没少受到对方欺负羞辱。

  这笔账,自然不能轻易揭过。

  呵!

  林青咧咧嘴,随意的扫过光头杨凯,邪魅的眼神令人窒息。

  一刹那,杨凯感觉到杀意凛然,浑身冰冷。

  仿佛,被扒光了扔进一个黑暗的冰窖里。

  恐惧,瞬间弥漫心头。

  不过,只是一瞬间,林青就不再看他。

  嘭!嘭!

  只听得两声闷沉的响声,像是什么柔软的东西狠狠砸在地上,旋即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嚎。

  再一看,两个率先杀过去的混混,连带着棒球棍,躺在地上。

  林青,若无其事站着。

  依旧面带微笑,眼神微微清冷,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情况?”杨凯抹了抹光头,问道。

  “杨哥,不知道啊,这小子好像有点古怪。”一个小弟退后两步,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废物!

  杨凯狠狠啐一口,定了定神,眼睛里闪过一抹狞色,冷笑道:“就一小县城来的废物,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什么好古怪的?给我打!”

  听自己老大这么说,混混们来了精神。

  刚才,兴许是自己人不注意,才被打倒。

  毕竟他们一直看着,都没看清楚林青怎么出手,能古怪到什么地方?

  刚毕业的大学生,能有多厉害?

  这一次,上来三个混混。

  林青的动作也非常麻溜,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混混们扑上来的时候,已经倒下。

  整个过程快的令人咂舌,没有人看清楚他们怎么倒下。

  也没有人知道林青什么时候出手。

  就好像,他们是自己躺下的。

  若非看到他们脸上红肿一片,或者手腕断掉,或许还真有人以为他们在演戏。

  人群中,一个衣着大方得体的女子,目光落在林青身上。

  美眸中浮现几许欣赏,淡淡的说道:“这人有两下子,如果有可能的话,请他去我们公司工作……恩,这绝对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赵总,他……”

  “没看到一群混混们都接近不了他吗?此人不简单,应该是个退伍军人,而且是特种部队退下来的。”女子美眸微蹙,有些惊诧的呢喃道:“咦?细皮嫩肉的,不像是经常摸枪训练的军人啊?”

  光头杨凯冷冷地盯着林青,眼眸中怒意沸腾。

  “***,你们怎么回事?平时遇见小姑娘,一个个嗷嗷叫跟小老虎似的,今天怎么教训不了一个刚毕业的学生?”

  “杨哥,消息有误,这是个高手。”杨凯身边的刀疤脸舔了舔嘴唇,怪笑道。

  “刀疤,你去!”

  杨凯冷笑着,使个眼色,刀疤脸怒目横眉,踩着沉重的步子走上去。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