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好人难当

  秦妍板着个脸,一路上都没有再搭理萧逸。一直到了警局之后,她直接把萧逸扔进了审讯室,而后暴力地锁上了铁门。

  “姓名?”

  “哎,我说警察同志,这里环境不适合调.情啊。要不咱们换个酒店怎么样,我没钱去天上宫殿了,咱们随便开个套房也可以啊。”

  “姓名?!!”

  秦妍冷着脸,眼皮都不抬一下地说道。

  “萧逸,萧逸。”

  “性别。”

  “女。”

  “嗯?”秦妍猛然抬头,盯着萧逸看了一会儿,那模样看来还真是有几分相信了。

  倒不是萧逸的长相有问题,而是他的变幻莫测已经让秦妍变得有一点神经质了。

  这个时候听他说自己是女人,还真是有些疑神疑鬼起来。

  “你是女人?”

  秦妍本来就有些看不透萧逸了,这个时候心里更是开始摇摆不定。

  她心中暗暗想道:这个还真说不准……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是女人?要不要验身?现在我就给你看……”

  萧逸夸张地说着,站到椅子上就作势要去解腰带。

  “胡闹,坐下!”

  秦妍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声音低沉地吼道。

  “嘿嘿……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真给你看了我还怎么见人啊……”

  萧逸翘着二郎腿儿,嬉皮笑脸地看着秦妍说道。

  秦妍猛然站了起来,双手扶在桌子上,俯下身子,盯着萧逸冷声道:“不要跟我开玩笑,因为这间审讯室是没有摄像头的。”

  她一脸严肃的模样,语气里满是威胁的意思。

  “天太热,扣子扣得太多啦……”

  萧逸睁大了眼睛,却是根本没有在听秦妍说什么,他的注意力完全被秦妍吸引了过去。

  “你……”

  秦妍猛地绕过桌子,一脚踢向了萧逸。

  .

  “嗯嗯,腿型不错哦,如果穿裙子的话,这一下子我就有得赚了。下次记得哦,挑.逗男人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啊……”

  萧逸一只手握着秦妍的小脚,嘿嘿笑着道。

  秦妍一脚没有踢中,拼命地想要抽回自己的脚,却发现怎么也动弹不得。

  “放开我!”

  她一边怒气冲冲地说着,一边用力往用力往回抽。

  “啊?放开啊,好说好说。”

  萧逸笑嘻嘻地说着,话音没落,就松开了自己的手。

  秦妍还在往后用力扯,根本没想到他会这么随便地就放开自己。这下子脚上突然一松,她整个人便向后倒去。

  “啊!”

  秦妍尖叫了一声,马上就要摔倒在地上。

  “喂喂喂,小心点啊,摔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萧逸不正经的声音传入耳中,直恨得秦妍牙痒痒。

  “你看看,要不是我,就这小屁屁就要受苦了哦……”

  萧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秦妍的身后,这个时候正轻轻将她揽在怀中,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拍了拍秦妍的后背。

  “你……你放手,不然我杀了你!”

  秦妍微微愣了一下,霞飞双颊,面露气恼,眼神中的杀气腾腾升起。

  她在这江海警局可是早就出了名的,暴力而且任性。虽然人长得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强,但是曾经也被不少同事打过不少小报告。

  但是后来大家发现,所有的小报告都没有了回应。而且慢慢的大家才察觉到,警局局长张建业,似乎是对秦妍非常关照。

  最初的时候大家还以为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后来才有聪明人发现,张建业对秦妍的态度除了关照,更多的还是隐隐约约的尊重和敬畏。

  所以,虽然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秦妍有什么背景,可是已经再也没有人会去招惹这个小辣椒了。

  现在萧逸这么肆无忌惮地开玩笑,简直就是在一屋子火药旁边玩儿火啊。

  “放手?哦,好的,好的……”

  萧逸满脸微笑地点了点头,两手一松,秦妍又是“啊”的一声尖叫。

  就在她将要落地的瞬间,萧逸又是再次将她搂在了怀里。

  “你看看,自己让我放手,又不好好站起来,真是任性。”

  萧逸无奈地摇了摇头,像是教训小孩子一般,又是“啪”的一声拍在了秦妍的身上。

  “你……你住手,我杀了你!”

  秦妍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直接伸手掏出了腰间的配枪,直接就对准了萧逸。

  “哦,你个死八婆,老子好心好意救了你,你竟然还恩将仇报,看我不好好整治整治你!”

  萧逸根本看都不看一眼秦妍手里的枪,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眨眼间就把那手枪夺到了手里。

  而后,他随便往桌子上一扔,双手抱着秦妍一个翻转,让她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死八婆,要不是我救了你两次,你这小屁屁都摔烂了。让你不领情,让你不领情……”

  “啪啪啪……”

  萧逸一边恨恨地说着,一边噼里啪啦地揍起了秦妍。就像大人教训小孩子那么自然,一巴掌一巴掌,打得啪啪响。

  秦妍趴在他的腿上,想动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用不出一点力气。想大声求救,又怕被外面的同事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她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从小到大,她就像公主一样被呵护着,什么时候又见识过萧逸的这种流氓手段。

  那冷若冰霜的俏脸上,这个时候羞愤交加,在“啪啪啪”的声音中,水灵灵的大眼睛里也是流出了眼泪。

  她觉得委屈,同时心里也发誓,跟萧逸不斗个你死我亡,谁也别想从这个门里走出去。

  萧逸打了一会儿,心情似乎是舒畅了许多,他得意地把秦妍扶了起来,靠在了墙边。

  “哼,看看,挨揍了也知道哭了吧。”他一副大人教训孩子的口气,“以后不能这么任性了,听到了吗?”

  秦妍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也看不到怒容。除了泪痕之外,她的一张俏脸上异常平静,冷得吓人。

  “放开我。”

  她冷冷地看着萧逸,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嘿嘿……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也是闹着玩儿的吗?”

  萧逸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秦妍此时的怒火已经达到了极限。

  “放开我!”

  秦妍再次冷声道。

  “好好好,不过你可不要生气啊,我刚刚才给你治好的胃病。你要是以后不注意调养,经常动气的话,还是会再犯的。”

  萧逸点点头,也不打算再继续去气她了,赶紧老老实实地说出了真相。

  秦妍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却是没有说什么,仍然冷冷地盯着萧逸。

  “嘿嘿……我知道,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很多人就以为我的医术就不好。其实这种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推理,是不对的!”

  萧逸一边把秦妍扶到了椅子上坐下,一边接着说道:“你先别着急啊,要过几分钟你才能恢复行动。你从大概三年以前开始吧,慢慢的就出现了晚上胃疼的情况,对不对?”

  他说着,也不管秦妍的反应,便又自顾自说道:“而且啊,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痛得也越来越厉害。特别是生理期的时候,简直是生不如死,对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的?”

  秦妍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什么力气,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震惊无比。

  这种事情,她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过。去医院看了几次,也没有什么结果。

  但是自己和眼前这个流氓见面还不到一天时间,他竟然就可以说的这么清楚了。

  “我说过,我是神医啊,你这个人不能这么肤浅啊。难道因为我长得帅,你就总是要忽略我的才华吗?”

  萧逸懒洋洋地把椅子拉到了秦妍旁边,也是坐了下来。

  他看着秦妍,笑嘻嘻地说道:“你这情况啊,就是因为性子太急,脾气太暴躁导致的。用中医的理论解释可以叫做内火,是阴阳不调导致的。简单点说,就是人体庞大而复杂的机能中,因为某一小部分不正常,影响到了那一部分的工作。”

  萧逸玄玄叨叨地解释着,也不管秦妍理不理解。

  “那……那以后不会发作了?”

  秦妍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小心地问了一句。

  “那是自然,不过你的脾气也确实是要克制一点的。不然再痛起来,还是很难受的。”

  萧逸认真地看着她,关心地说道。

  秦妍突然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些不敢和他对视了。慌里慌张地把眼睛挪开,她竟然乖乖地点了点头。

  “嗯,我……我知道的……”

  她这一会儿,已经忘了自己刚刚要杀要剐的决心了。一方面是因为知道了萧逸刚刚是在为自己治病,另一方面,她本来就是心思单纯的神经大条。

  萧逸见她这副模样,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道:“嗯,不过还有最后一步治疗没有完成,需要你再配合一下。”

  “嗯,谢谢……”

  秦妍眼神闪烁,小声地答应着。她被这胃痛的毛病折磨了这么多年,这种滋味儿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会了解的。

  萧逸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谢,不用谢,只要你不杀我就行了……”

  秦妍俏脸微红,嗔怒道:“我哪有这么暴……唔……”

  她一句话没说完,眼睛里萧逸的脸就越来越大,自己的小嘴也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