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初见(2)

  皎洁的月光落在少年身上,他的身影更加修长了,本来就俊秀的面容带上了一点唯美,如同是在画卷中走出来的人。女孩的声音如同天籁,突然响起,本来陆梵城是准备不管不顾的离开的,可女孩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心生怜惜,忘记了心中所想,也忘记了外面的世界,只想坐下来和这个女孩好好的说说话。

  “难道你不是来看我的吗?”迟迟得不到答复,女孩有点着急了,声音中的气息已经有了不稳的迹象。

  陆梵城是否想和这个女孩好好的说说话呢?

  本来他是打算赶紧离开的,毕竟相比之下,与两大佣兵团的约定更为重要,但是女孩的追问让他改变了心意,离开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他决定遵从本心,留下来陪着这个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觉得这个女孩比其他的什么都要重要。

  如果把问题再问一次,此刻陆梵城是否想和这个女孩好好的说说话呢?

  想。

  于是陆梵城坐了下来,背靠在窗边,目光透过窗,看到了帷幕后面的曼妙身影,特别是那诱人的侧颜,令他心中不由得一荡,语气温和道:“我们认识一下吧,我叫陆梵城,你呢?”

  “你好,我叫燕子。”

  “原来你就是他们口中的燕子啊,听说你患了很重的病,是吗?”陆梵城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

  “是的,我的名字叫燕子,却从出生以来没有踏出过这个房间一步,你说这现实是不是很讽刺呢?”燕子显然是伤感了,语气低沉的继续说道,“每一天我都呆在这个死气沉沉的房间里,只有窗台上那一盆雏菊能够带给我一点生机和希望。看着它发芽,长大,开花,然后凋零,再看着它,发芽,长大,开花,凋零,我的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来的。”

  陆梵城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台,果然看到一个花盆,只是已经没有了雏菊,只有满满的泥土。

  显然是因为天太冷了,雏菊早已经凋零了。

  “但是它现在已经凋零了啊,只剩下了一盆泥土,你可怎么办呢?”陆梵城竟然不自觉的心疼起了这个从未谋面的女孩,这一点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以陆梵城十分敏锐的听觉,可以察觉到,女孩应该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啊,雏菊已经凋零了,我能怎么办呢?恐怕我也快要凋零了吧?”

  燕子虽然从未涉足过外面的世界,一直都呆在这个房间里,但无时无刻都被病魔折磨着的她,早已经学会如何去面对死亡了。本来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坦然了,但到了真正去谈及的时候,终究还是会害怕的。

  无论表现得多坚强,终究还是个小女孩啊。

  “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这一盆雏菊已经凋零了,我帮你换一盆吧。”陆梵城想要说出几句安慰的话,但是又咽回去了,在死亡面前,那些话是多么苍白无力啊。于是他选择了干活,重新让女孩在窗台上看到那一点点的生机与希望。

  “你这是要离开了吗?再陪我待一会好不好?我爸爸的那些手下都是这样的,远远的躲着我,即使有些时候会和我说说话,时间也很短,应该是担心我把病痛传染给他们吧。”

  陆梵城听出了燕子的担心与悲伤,停下脚步,柔声安慰道:“我不是骗你的,是真的去抬一盆新的雏菊回来,保证很快就会回来了。而且像你这样的女孩,所有人都会想和你一直在一起,至少我是这样的。”

  “对不起啊,其实都怪我,如果我不这么早把那瓶血液服下了,你的病可能已经治好了。”陆梵城突然自责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道歉,为什么心中的内疚和心痛会泛滥成灾,这无从解释,反正就是突然这样了。

  看着窗台上重新出现的一抹嫩黄,燕子笑了:“梵哥哥,你不用自责的,命运让我错过了,我们都没有办法。”

  “这盆雏菊有我注入的生之力,足以在这寒冬中维持一天了。”

  “梵哥哥,你这是要离开了吗?”

  燕子很聪慧也很敏感,立刻听出了陆梵城的言外之意。

  “嗯,还有一件事等着我去处理。”

  这句话陆梵城几乎不忍说出口。

  “那你还会再来吗?”燕子的声音中充满了期待和乞求。

  “会的。这盆雏菊只能维持一天的时间,以后我每一天都会来帮你换一盆新的雏菊。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会来的。”陆梵城最后看了帷幕后面的燕子一眼,压抑住心中的恋恋不舍,飘然而去。

  此时此刻,另一边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了。

  “两位团长,我们的天罗地网已经布下了,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就绪。一旦那个小孩踏进来,我保证有进无出。”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他应该快来了。传令下去,所有人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准有一丝懈怠。”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星星都仿佛忍耐不住疲惫了,纷纷躺在云朵之中,入睡了,唯有月亮仍然兢兢业业的为大地带来光明。

  又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时间已近三更,原本紧张莫名的佣兵们已经松懈了不少,握着武器的手已经不那么紧了,不再是一开始的青筋暴起,而是纷纷垂下,甚至有一小部分人已经昏昏沉沉的了。

  “如果不想丢掉性命,你们就给我立刻打起精神来,他马上就会来了。”孟浩轩向着佣兵们大声呵斥着,但其实心底也犹疑不定,低声道,“他不会声东击西,已经捣毁了我的老巢吧?”

  燕君山沉默片刻道:“的确有这个可能,但是现在回兵相救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只能在这里等下去,唯有聚集在一起,我们才有胜算。”

  “你当然可以这么说了,又不是你的。”孟浩轩也明白燕君山所言非虚,只是不悦的冷哼一声,并没有其他举动。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我来了。”陆梵城闲庭信步般缓步走来。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