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不死梵城

  陈东喘着粗气,靠着身后的大树,跌坐在地,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和恐惧,冷汗已经浸透全身。

  听着四周隐约传来的痛苦的呻吟,他以最快的速度冷静了下来,拿出手机呼叫支援,很快直升机就到了,把这里的伤员全都运了回去。

  直升机稳稳落下,地面上已经安排好的医护人员,鱼贯而出,将所有伤员用担架抬走。陈东踉踉跄跄的走了下来,把手中的步枪扔给一个人,走向警员聚集的地方,因为正有一个身穿军服的老男人站在十几个警员中间。

  “立刻派出警员封山。”陈东安排好之后,终于把注意力放到那位军人身上,“你是谁?来这里干嘛?”

  陈东的心情可以说是烂透了,语气当然不会好,几近过质问。

  军人倒是毫不在意,笑笑道:“陈镇长,我是司马义,曾经是陆梵城的连长。”

  “哦,是吗?那你来此有何贵干?”陈东淡漠道。

  “帮你。”司马义淡淡道。

  陈东呵呵一笑道:“怎么帮?”

  “我了解他,恐怕你们还不太了解他吧,是我把他带进军队的,他的一切,我几乎都了解。”司马义同样淡然一笑道。

  “那好,我们到那边谈吧。”陈东引着司马义进入附近的营帐,“需要一杯咖啡吗?”

  司马义摇摇头:“不了,我不喜欢咖啡,还是绿茶吧!”

  陈东泡了一壶绿茶,倒满了两人的杯子:“那我们现在该说说他了。”

  “好。”司马义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他是一个孤儿。我已经忘记第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了,但是那一幕我今生都不会忘。当时他还小,应该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准备十几个混混围殴,其中一个混混拿砖头猛的拍向他的脑袋,他的头脸顿时满是鲜血。但是令我永生难忘的一幕,发生了,他的伤势竟在十几秒钟之内恢复了。”

  “这怎么可能呢!”陈东惊疑道。

  “你不需要怀疑,这个绝对是我亲眼所见,继续听我说下去吧。”司马义已经预料到了陈东的反应,丝毫不以为怪,每天他和别人说这件事的时候,得到的都是怀疑,“当时我想要去阻止,却被当地的居民拦住了。他们让我不要管,这个陆梵城是一个异类,是打不死的。”

  “我只好站在一边,继续观察,他就这样被那一群混混殴打了将近半个小时,他当时还是太小了,他的反抗毫无作用。等到那一群混混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是血,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了。”司马义顿了顿,继续无比确定的说道,“依照我多年的经验,以他当时的伤势,应该只剩下一口气了。他就这样躺在地上不动,眼睛定定的看着天空,我以为他是在等待死亡的降临,但是神奇的一幕又发生了,只是过去了不足半个小时,他竟然安然无恙的站了起来,没有蹒跚的脚步,没有痛苦的呻吟,他健步如飞,迅速离开了那一条小巷。”

  陈东满脸的难以置信,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

  “当时我便如同你这般的惊讶,难以置信,于是我跑去询问了那个地方的居民。”此刻司马义眼中也满是回味,“是那些居民告诉我,他是一个孤儿的,而且不知是在哪天开始就出现在的那个地方的。因为他是一个孤儿,所以经常受人欺负,经常受伤,但再次看到他的时候就会恢复如常。自那以后,那个地方里面的人,只要在外面受了气就会去殴打他,反正也死不了,反正不需要负责任。或许他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是怎么了吧,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打他,他就这样逆来顺受着,一天天长大,到了十三四岁。”

  “然后呢?”陈东问道。

  “然后啊?因为我当时在执行任务,很快就离开了那个地方。”司马义再次抿了一口茶水,眼中满是回忆,“等我回到军队的时候,又太过于忙碌了,把这件事先放到了一边,等我再去想起这件事时候已经过去三年了,一经想起,我的好奇心立刻按耐不住了,马上向上级请假,又回到了那个地方。”

  “你猜猜,这次我又查到了什么?”司马义的笑容中满是深意,“三年过去了,他从一个小孩变成了一个少年,一个容貌十分帅气的少年,当地的姑娘纷纷为其着迷,那这引发了当地所有少年的怒火,他们相约一起去殴打陆梵城一顿,然后把他赶出那里。在他们心中,陆梵城还是那个他们小时候逆来顺受的小孩。但是陆梵城长大了,一切都不一样了,这群少年被陆梵城一个人碾压,个个打成重伤。后来当地人叫了警察去逮捕他,但是警察也没用,警察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变得力大无穷,也不害怕电棍,电棍打在他的身上,他像个没事人一样。”

  “然后呢?”陈东现在也好奇了,追问道,“被你带到军队去了吗?”

  “是的,那些人见到我来了,纷纷劝说我,让我把他带到军队去,好好改造一翻。”司马义似在感慨,“我当时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带到军队去的。”

  “等他到了军队之后,我发现他的古怪之处更多了。或许是意识到自身力量的强大吧,在军队他依然过得像个异类,不和其他人说话,不参加训练,他是一个很孤独的人。”司马义点点头,像是在肯定自己的定论,“以打作为惩罚肯定是无效的,为此我想了许多办法,罚他不准吃饭,罚他整夜训练,不准睡觉,甚至罚他不准喝水,但是通通没有效,他仍旧精神奕奕的,到处捣乱,他仿佛可以不吃不睡。于是我是试探心思更重了,给他的任务一次比一次艰难,但是试探出来的东西也更多了。有一次我让他在一个地方埋伏,等敌人到来之际,一枪狙击。他在那里整整埋伏了三个月,我没有为他提供任何食物,没有见他吃过任何东西,但是他一切如常,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仍旧精神奕奕,完全不像一个饿了三个月的人。我问他这期间有没有吃东西,他说,没有,不用吃。”

  “怎么可能呢!人怎么可能三个月不吃东西而不死!”陈东觉得今天自己的惊讶次数比以前几十年加起来还要多。

  “但这是事实,更加让人吃惊的,我还没有说呢!等他上了战场的时候,因为平时不参加训练,他经常受伤,但每次不过几分钟,他的伤势就会痊愈。”司马义越说越激动,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声音掷地有声,“在军队里,他被称为不死梵城。”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