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追击

  陆梵城在丛林之中疾跑,终于来到了一处开阔地带,这里没有茂密的树木,只有一节被废弃的车厢。

  陆梵城气喘吁吁的跑了进去,从车厢上面捡起一个绿色的大皮袋,他蹲在地上抓住皮袋的一个角,另一只手的断剑快速飞舞,待他从车厢里面出来的时候,他的身上已经穿上了一件简陋的绿色的衣服,正是用那一个大皮袋制作出来的。

  突然几声响亮的犬吠从山下传来,陆梵城连忙再次隐没于丛林之中。

  山脚下停放着两辆警车,四个警员荷枪实弹的分别从两辆警车中走了出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六十多岁老头,老头手上牵着两只体型颇大的警犬,它们正狂吠不止。

  “警员朱晨、刘伟、李浩、欧阳超报到。”四个警员在陈东身前立正排队道。

  “嗯,不错。”陈东的神情很是严肃,直到看到那个老头才放松了一点,“李锋老队长,你怎么也来了,你伺养的警员这回可要派上大用场了。”

  李锋曾经是陈东老上级,当他还是一个小警员的时候,李峰就已经是队长了,陈东还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陈东这个人虽然很霸道,但心底对于李峰还是很感激和敬重的。

  李锋驱赶着两条猎犬上前,它们低着头在地上一直嗅,不久之后,汪汪的吠出声来,往山上的一方向狂奔。

  “跟上。”陈东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步枪,招呼一声,跟了上去。

  丛林的路极其难行,特别是警犬选择的道路也不完全适合他们去走,只是追赶了不足半个小时,众人已经气喘吁吁了,速度更是变慢了许多,眼神已经不再那么锐利与兴奋了,但是陈东锲而不舍的跟在后面,他们也不敢叫苦,只好坚持了。

  汪汪,两条警犬的速度更快了,叫声也更加急切了。

  “追,他就在前面。”陈东依稀看见一道绿色的人影在前方掠过,顿时大喜,奋起余力,爬坡的

  速度立刻加快。

  陆梵城听见犬吠之声越来越近,转头一看,发现他们已经离自己不远了,心里不禁大为着急,喘息之间,脚步却是更快了。

  陆梵城不断往上爬,不断往前,蓝天白云出现在眼前,一股危机感瞬间而至,他立即止步,双手抱向一旁的大树,这才堪堪止住去势,险些就坠崖而亡。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他竟忘记了这里有一处悬崖,竟然自己往绝路上赶。

  “他逃不了了,这片树木后面就是悬崖。”陈东在这里附近的小镇长大,自然对周围的地形地貌了然于心。

  李锋大喝一声:“宝贝,上。”

  两条警犬听到主人的吩咐,立刻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出,立足未稳的陆梵城险而又险的躲开了第一条警犬的扑击,却被紧接而来的第二头警犬扑中,巨大的冲击力令他的身体顿时悬空,往崖底坠落,眼看就要坠崖而亡,他在空中胡乱挥舞的双手却幸运的抓住了一处凸起的山体,止住了坠落之势。

  陆梵城低头往崖底扫了一眼,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引起了他的注意,可以隐约看见,大树的枝叶下面,树根的旁边正是一个深深的水坑。

  正在此时,螺旋桨的轰鸣之声,由远及近,一架小型直升机快速飞来。王磊从机场探出半个身体,双手端着一支狙击枪,瞄准陆梵城。

  狙击枪的枪口冒出火焰,枪声如同闷雷,在四周炸响,可是未能击中,打在了离陆梵城的头部不过几寸的山体上。

  “你怎么开枪!”正在驾驶直升机的警员大为吃惊,陆梵城虽然犯了事,那也只是袭警而已,出动直升机已是过分的举动了,现在居然还要开枪格杀!

  公报私仇,也不是这样报的。

  王磊冷哼一声道:“闭嘴,好好开你的飞机,再靠近一点,稳住。”

  王磊毕竟是他的上级,对于他的命令,这个警员还不敢去违抗,只好依令而行。

  训斥之后,王磊又开了一枪,只是仍旧未中,而此时王磊的电话响起,他只好先把枪放下,从衣服的袋子里拿出手机,刚接通便传出了陈东愤怒的近乎咆哮的声音:“谁叫你开枪的?谁允许你开枪的?不要开枪,不许开枪。”

  王磊把手机拿开了一点,然后挂掉了,瞄准陆梵城又开了几枪,可是因为直升机的摇晃,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子弹的呼啸之声在耳边陆续响起,陆梵城深知,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眼角的余光一直扫向崖底的那一棵大树,双手缓缓的往靠近大树的那一边挪动着,终于,伴随着一声惨叫,陆梵城松开了手,直往崖底跌落。

  枪声一直在响,此时又听到了惨叫,陈东不禁神色一变道:“走那边,赶紧去看看。”

  在不断的痛呼声中,一根根粗壮的树枝被陆梵城下坠的力量折断,但也很好的抵消了这股冲力。他的双臂被树枝划开了一道道口子,所以,当他整个人掉进水坑的时候,水坑里的水顿时泛红。

  “他在那边,飞过去。”王磊往下方不断扫视,很快便发现了挣扎着的陆梵城。

  直升机缓缓从高处落下,陆梵城也顾不上疼痛了,挣扎着爬起来,躲在大树的后面,而不知道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身上的伤势竟然好了。

  对此陆梵城不以为怪,自他记事时开始,每当他受伤的时候,体内总会出现一股奇异的力量,令伤势瞬间痊愈,而且这股力量随着他的长大也越来越强了。

  他之所以可以在战争中活下来,不是因为他的战斗意志有多强,而是因为这股力量,只要不是一击致命,他便可以很坏的复原。

  直升机停在了离地面只有二十米左右的位置,王磊瞄准了一会后又开了一枪,陆梵城立刻把整个人缩在大树的后面,这一枪只打中了树干。

  “在那边,飞一点过去。”王磊看见了陆梵城在另一边遮挡不住的一小部分身体,立刻提醒警员往那一边飞。

  陆梵城在身体挪动之间,在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待王磊又开了一枪的空虚的时刻,转身把石头猛的一扔,那一股奇异的力量再现,石头如同离弦之箭,破开了直升机的玻璃,砸在那驾驶员身上。

  那驾驶员大惊失色,动作慌乱了起来,直升机顿时一阵剧烈的晃动,一直探出半个身子的王磊促不及防,在一阵惊呼声中掉了下去,撞在一块大石头上面,死了。

  骇然与害怕涌上心头,那驾驶员顾不上死去的王磊了,更加没有继续追击陆梵城的想法,马上控制着直升机飞开了。

  而陆梵城也立刻离开了原地,藏身于一处山壁后面。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