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猎人

  雨稀疏的落下,敲击着琴键般滴落在叶子上面,为寂静的夜带来了生机,也为这被乌云遮盖的夜带来了一丝唯美。

  连绵而上的绿色在半山腰突然中断,空出了一个正升腾着热气的圆,这个圆正是天泉山脉最为著名的隐蔽之地――天泉。

  传言,天泉泉水有延年益寿之功效,每一年甚至每一天都有人闻风而来,可惜天泉山脉是原始丛林,道路之艰难,物种之凶悍,能够一尝天泉泉水的人实在屈指可数。

  可能是这样沉闷的夜实在才难熬了,一条条鱼纷纷跃出水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啊~~突然一个人跃出水面,发出一声长长的,舒服的呻吟声。月亮也推开了身前的乌云,把银白色的月光撒落在他近乎完美的身躯和近乎完美的容貌上。

  “一个月没洗澡了,干净了之后果然清爽多了。”陆梵城整个人平躺在水里漂浮着,双手互握放在脑后,炯炯有神的双目悠哉游哉地欣赏着从身边流过的诸多景色。

  泉水似乎是通人性的,其跃动的方向正是将陆梵城推向岸边。

  陆梵城一个翻身便爬上了岸,不等身上的水被吹干,很随意地将地上有些破旧的衣服穿上。原来衣服下面还藏着一柄古朴的长剑,这柄剑只有半截,剑身不见了一半,断口处极为平滑,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瞬间砍断的。

  陆梵城将它从地上拿了起来,右手在剑身上静静的抚摸着,仿佛是在抚摸情人的手。他深邃的目光落在这柄断剑上,关于五年前那一场历时一年的战争的画面纷至沓来。

  那是一场白刃战,那一刻极度危险,他被敌人压在身下,刺刀的刀尖已经刺入了心脏上方的皮肉,他在死命挣扎,已经忘记是哪一只手在地上胡乱捉到了这柄断剑,他才得以反败为胜,保住性命。

  这柄断剑已经陪伴他度过了五年的岁月,陪伴他闯过了无数次生死边缘,甚至可以这样说,这柄断剑对他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一柄剑了,是可以生死相托的战友,是过命的交情。在那无数个漫长的夜,在那无数个充满血色的噩梦中,唯有这柄剑冰冷的温度能给予他安全感。

  陷入回忆的他是静止的,回忆却在他的脑海中成了惊涛骇浪。周遭无风,一切都默契地保持不动,唯恐惊忧了他。

  一阵稀落的草木晃动声打破了寂静,但不是风让它们晃动的,一头熊猫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双爪还拿着一根竹子。

  这轻微的动静惊扰了他,他迅速转身,眨眼间便摆出了格斗姿势。待看清只是一头熊猫之后,他摇头苦笑,自己已经不是身处战场了,根本无需这么紧张。

  “怎么,你想和我再打一场找回场子?”陆梵城似乎和这头熊猫很是熟悉,语气还带着一丝调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饮用天泉泉水的原因,这头熊猫颇具灵性,憨憨地哼了一声,双爪用力将竹子挥打在地上,竹子应声而断,它视威似的瞄了陆梵城一眼,似乎是在说,怎样,怕了吧。

  陆梵城嘴角一翘道:“如果你还想被我打一顿,我倒是乐意得很。”

  熊猫低下了头,似乎想起了什么,闷闷地哼了一声。

  “好了,我们走吧,是不是你的地盘又有入侵者了。”陆梵城走过去摸了摸它的头,二者一前一后往丛林深处走。

  对于陆梵城而言,遇到这一头熊猫也是一种幸运,至少在这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里还可以说说话,即使它听不懂也是好的。有些时候野兽比人还值得信赖,当人变成兽时,他比兽还坏。

  竹林在黑夜里还是绿色的,人在黑夜里是黑色的,像只潜行的老鼠,毫不掩饰心中的罪恶。

  陆梵城背靠着一根竹子坐下,右手随意地转动着那半截断剑,侧耳凝神静听:“嗯,听见了,这次居然来了四个人。”

  “你们三个跟紧我,这里就是大熊猫的栖息地了,只要捉到一头熊猫就足够我们玩乐几年的了。你们是不知道,城里的那些小妞只要你有钱就会投怀送抱,那滋味,我也带你们尝尝。”说这话的是一个青年,应该说这四人都是青年,只是这个小团队是以这个青年为首而已。

  一个青年犹豫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支支唔唔地说了出来:“这个……彬少……”

  “嗯?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个……熊猫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是受法律保护的,彬少你就不害怕触犯法律吗?”

  “这有什么好害怕的。法律?法律只能统治光明,不能统治黑暗。在幽僻的角落,法律是淡薄的,是虚弱的,唯有武力才是正义。这里天高皇帝远的,法律是真空的,况且我父亲还是镇长,你们怕什么,别忘了,我们手上有枪。”他紧了紧手上的枪支,继续往前搜索。

  其余三人互相对视了一会,最后还是追了上去。有些时侯,人不得不随波逐流。

  “彬少?镇长?我想我大概知道他们是谁了。”陆梵城嘴角一勾,持剑站了起来:“走吧,去会会他们。”

  天泉山下有一座小镇,人口也不过一两万人,却养出了一个土霸王。虽然陆梵城常年生活在深山之中,但是必要的生活用品还是要到小镇里面去买的,以陈彬在小镇的名声,陆梵城还是听说过他的。

  “到此止步吧,这里不是你们应该来的,赶快离开吧。”

  陆梵城离着将近百米便发出了警告,他还不想露面。在这月色朦胧的夜色里,陈彬他们也绝计看不清陆梵城的脸。

  突然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不远处,特别还是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遇见,四人心底都泛起了丝丝惊惧。

  “怕什么呢,我们有枪。”陈彬紧了紧手上的枪,安慰着别人也安慰着自己。

  陈彬一边抬枪瞄准,一边大声喊道:“你是人是鬼?”

  “离开这里,这是最后的警告。”陆梵城的声音幽幽传来。

  “试试他。”

  陈彬将枪口从陆梵城身上移开,扣动了扳机。

  子弹在咆哮,陆梵城已经很久没有听过枪声了,此刻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常在梦里出现的战场,他突然启动,身体如同一支离弦之箭,迅速往四人靠近。

  “开枪,快开枪。”陈彬急迫地催促道。

  三人抬起了手上的枪又放下:“彬少,那是人,我们不能杀人。”

  陈彬又急又怒:“怕什么,快开枪,死了我负责。”

  三人无奈,只好抬枪射击。

  子弹在身边呼啸而过,仿佛一切都又回来了,陆梵城的身影突然消失。突然失去目标的四人举枪无措。

  “人呢?”

  “突然消失了。”

  “快找。”

  时间越久,四人的心理压力就越大,面对着未知,人往往极其恐惧。此时四人的额发经已见汗。

  陆梵城从草丛中冒出了头,锐利的目光牢牢锁定着不远处的四人,原本手中握着的剑不知藏在了哪里,换成了一张木制长弓,背上背着的箭筒里还倒插着十几支箭矢。

  陆梵城的速度极快,恐怕还不足两秒,弓已成满弦,动作一气呵成。

  破风之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陈彬跌坐在地,长箭穿透他的脚腕钉在地上。

  “啊……快救我,快救我。”陈彬惨叫。

  另外三人惊恐得魂都掉了,在如此闷热的夜里却觉得身在寒冬,疯了一般地举枪往四周扫射。

  但是陆梵城再次消失了,又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只留下了一句话:“现在就离开这里,不然还会有下一个。”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