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游子归家

  杜希看到中年男子的时候,也是一愣。还没来得及上前给他一个拥抱的时候,却见中年男子三步并作两步地快速走上前,抬腿直接就踹了过去。

  “居然还有脸回来!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混小子!”是的,此人正是杜希的父亲,杜辰。

  由于妻子病了,手续费已经欠下了三十多万。此时,他刚从几位亲戚那里回来,可得到的答案还是那样,“没钱!”

  倒不是人家没钱,而是人家压根就不肯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那儿子做出来的丑事,老爷子气得直接把他们这一家赶出了杜家。

  他虽然是在仕途上混,但加上平时工资不高,由于受到儿子的牵连,位置一跌再跌,也没有人给他贪污的机会。这些年来,除去吃吃用用什么的,也就攒下了十来万,可还有二十多万资金的缺口呢,这手术费都拖了一阵子了,现在都还没筹到,真是愁死他了。

  眼见着就中午了,于是便回家给妻子还有负责看护的女儿弄点吃的送过去,可谁知道刚一下车,就看到了那个“背叛荣耀、出卖战友、当了逃兵”的逆子。刚正不阿的他,想也不想,直接上前就踹。

  “老杜,你这是干嘛?想要把你儿子给踹死不成?”杨阿姨看着杜希长大的,只有女儿,没有儿子的她,一直都把杜希视作自己的儿子。看到杜辰一见面就对杜希下手,于是连忙挡在了身前,紧紧护住。

  “杨莲,你给我让开,这个当了逃兵的逆子居然还有脸回来,看我不把他的双腿打断!”得了,果然和杨莲想的一样,杜辰还真的就想要打断杜希的腿。

  当了十几二十年的邻居和朋友,对于杜辰,杨莲最是清楚不过了。自己要是真让开的话,他还真就一定会打断杜希的腿的。

  “要想打断他的腿,你就先把我的腿给打断了!还有就是……”

  “这是我们家的事,你给我让开!”面红耳赤的杜辰,打断了杨莲想要说的话。

  看着两人为自己大动干戈,杜希道:“爸……”

  “别喊我爸,有你这样的儿子,我觉得丢人!”

  见杜辰这个老家伙三番几次打断他们想要说的话,杨莲怒了,想到自己手里好像还握着杜希的退伍证,想也不想,直接就甩了过去,道:“你儿子不是逃兵!”

  “你……”

  杜辰很想要骂杨莲被他儿子灌了迷魂汤什么的,可看了自己接到的红本子上面的字后,瞳孔瞬间放大,荷尔蒙有种被点燃的感觉,正打算开口大骂的时候,却被一句话给呛到了。

  “你激动个什么劲?证件上有部队的名字和退伍编号,你要是觉得是假货,自己打电话查去!”看着杜辰那快要爆发的模样,杨莲掐住节奏,直接打断。

  杜辰直接一愣,随后看向杜希,半是期待半是怀疑的道:“这是真的?”

  看到自己老爸总算肯冷静下来了,杜希点点头,道:“是的,珍珠都没这么真!”

  闻言,杜辰闪过杨莲,直接上前,一把就抱住已经长得比他高的儿子,拍着他的肩膀,道:“你个混账小子,一走就是七年,舍得回来了吗?你知道不知道,这些年来,我们是有多么的想你?每年春节,你妈妈都准备四副碗筷,为的只是想你能回家,一家人团团圆圆吃个饭……”

  说着说着,这位年四十的中年汉子,直接就哽咽了!

  “爸,我回来!”杜希紧紧搂着自己的父亲,感受着他身上那熟悉而陌生的味道,一句话,却代表了他所有的心声。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杜辰老泪纵横的拍着儿子的肩膀,这句话说得无比的娴熟,也不知道在梦中练习了几遍。

  一旁的杨莲看着这对父子,想到这些年来他们家的遭遇,也忍不住热泪盈眶。

  这小子,一走就是七年,一个消息都没有,就不怕家人担心吗?

  其实,杜希又何尝想七年都不和家里联系呢?还不是因为部队的保密要求吗?他当初也说过,如果知道会这样,当年打死也不参加那个神秘部队的招聘。

  “走,今天来阿姨家吃饭,阿姨下厨!对了,我打电话让你倩倩妹妹回来。”杨莲阿姨的丈夫,也姓杨,她的女儿叫杨倩倩,十八岁,比杜希的妹妹小一岁。

  说到吃饭,杜辰这才想起,自己回来是给妻子和女儿做饭的,说明了情况后,厨艺一级棒的杨莲二话不说包了。不过却也没留他们吃饭什么的,而是说等杜希妈妈出院了,大家在好好吃一段。

  没多久,午饭都不吃的父子俩,坐上出租车,向着市医院开去。

  车内,父子俩来了次谈话,得知因为那俩坑货的谣言,自己家被老爷子赶出杜家后,杜希拳头握了握。看来,有空得找他们谈谈人生才行了。

  随后吐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父亲的肩膀,道:“没事,我回来了,一切都好了。”

  对此,杜辰只是笑了笑。

  想到老爷子赶他们出杜家时,自己那两位哥哥的嘴脸,真的一切都好了吗?还是说,其实这件事对他本身也是件好事?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也不会知道两位兄长会是那样的人吧?

  不过,儿子回来了,还是当兵七年退伍回来,他就放心了。

  “对了,这七年你都是个兵,在部队你是怎么混的啊?”显然,对于儿子的不争气,杜辰很是不爽。

  面对这个问题,杜希只能打哈哈了,实在是不好回答啊。早知道要面对这种情况,退伍的时候,他就让人把自己搞成士官得了,那样也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了。

  很快,两人来到了医院,这刚走到值班站的时候,却被给人叫住了。

  “杜辰是吧?你妻子的住院费都拖那么多天了,也是时候该缴一下了吧?那么好的床位,你们要是再不缴费的话,那我们只能请你们出去了!”来人是一名中年护士,长得还算可以。

  “就是,别躺着病床不去死啊,老子这手臂刚弄断了,还得住个院检查一下呢。”这时候,一名留着短寸,流里流气的青年男子骂咧道。

  杜希眉头皱起,一个踏步上前,扯着短寸头的衣领,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