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不是逃兵

  甩开各种担心,杜希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记忆中地址,径直向家里走去。

  很快,出租车来到记忆中那栋自家建造的不算豪华三层独栋小楼前。杜希甩手甩下一张百元的钞票,提着行李,急急忙忙就向着大门走去。

  看着像是刚油过漆的家门,七年了,再次回到这里,杜希嘴角微微扬起!

  “砰砰砰!”

  “爸、妈、小妹!我回来了,开门!”门铃都没按,他直接就奋力地拍打着自家大门。

  可惜,拍了好一会后,都没有人来开门,这让杜希直接一愣。难道隔音太好了,没能听到有人敲门?想到这儿,他改按起来了门铃。

  “叮咚!叮咚!”

  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没人响应。

  “小伙子,你是谁?”这时,一名明显是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的大妈,看着穿着打扮还有头发都有点土气男子,正在自家邻居门前站着,不会是什么小偷吧?

  杜希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起,随后惊喜的道:“杨阿姨,我是小希!你还记得吗?”

  说罢,他很是自觉的掀开执行任务时,用来掩人耳目的长发,露出他那线条刚毅而又有几分帅气的面庞。

  “啪嗒!”

  拎着菜篮子的杨阿姨看到杜希的面容后,整个人一愣,随后手中的菜篮子直接掉到了地上,惊讶的捂着嘴巴,看了看四周,慌张地走上前,小声道:“你真的是小希?”

  杨阿姨表情,让杜希直接一愣,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见到她很是紧张的样子,像是在为我担心,这是为啥?

  不过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思考一番,杜希道:“杨阿姨,还记得小的时候,在你家玩,那次我掉下水里的事情吗?当时还是你给我换的衣服,告诉我说男子汉不能哭……”

  是的,杜希试图回忆着以前的事情,用来证实自己的身份。在杜希说出了很多没什么人知道的事情后,这一招果然奏效了。

  “好好好,孩子,我相信你是小希,这样的话,你就更不能留在这里了,快,快走!”说罢,杨阿姨从菜篮子里摸出自己的钱包,拿出了身份证后,便毫不犹豫地把钱包塞给了杜希。

  “这点钱你先拿着,里面银行卡的密码是123456,我会定期往里面打钱的。走,你现在就走。千万不要让你爸发现你,不然他会打断你的腿的。你妈妈那边,我会悄悄告诉她的,放心吧。”

  杨阿姨的关心,杜希深深的感觉到了。可我这刚回来啊,她却给钱让我走,怎么有种想要我逃命的感觉?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

  将钱包推给了杨阿姨,杜希拍了拍自己的口袋道:“阿姨,我自己有钱。而且,我这回来了,就不打算走了。”

  闻言,杨阿姨脸色变了变,忙道:“你不走怎么行?你是逃兵啊,抓到的话,会别枪毙的。”

  “什么!我是逃兵,谁和你说的?”杜希直接就愣了。

  当听完前因后果后,杜希哭笑不得的同时,愤怒的紧握拳头!

  林家和陈家那俩坑货,被部队劝退回来后,居然到处和别人说:是我违反部队的纪律,当了逃兵,然后连累了他们俩,害得他们因此被部队劝退了。

  明明就是他们违反了部队的纪律!那时候部队上层考虑到他们的特殊身份,不公开他们的行为,把这一切档案封存,最后以“不适合此兵种”为由,让他们回家回得不算很丢脸。

  杜希还记得,当年送他俩离开部队的时候,还写了封信让他俩帮忙交给自己爸***。可谁能想到,故事的发展,竟然是这样,还真是有够坑的啊。

  “小希,你快点走吧,不然等你爸回来的话,他看到你了,你就惨了。”杨阿姨想到杜辰那刚正不阿的性格,若是被他看到杜希的话,肯定会亲手打断他的腿,然后再把他绑到警局,接受相应处分的。

  “杨阿姨,我真不是什么逃兵。”对于被那两坑货摸黑,杜希有点无奈,于是他只好把自己的退伍证拿了出来。

  其实,依照杜希的军功,完全够资格成为军官,得到军官复员证的。要知道,按照国际惯例,参加维和任务的战士,可是有着最低年龄要求的。可他硬是凭着过硬的军事表现和各种技能,取得了执行长期执行危险任务战斗的名额。但可惜的是,最后他拒绝了所有的荣耀,申请了一个普通部队的退伍证。

  杨阿姨看着那红色的退伍证,打开看了看,心里还是有点没谱的道:“当兵一般两年就回来了,可你一走就是七年,这该不会弄个假证吧?”

  对于杨阿姨的疑惑,杜希无法解释,只能指着退伍证上面的编号,道:“这号码,只要到相关部门查询就能查询真伪,我会这么笨拿这种东西出来骗人吗?”

  杜希这么一说,杨阿姨觉得也信了大半。但是部队待了七年,按理说最低也是士官了啊。如果混得好的话,这么多年来,说不定都尉官了。可手中这是退伍证啊,那不代表着七年了,还是个兵?这也太让人不解了吧?

  “对了,我爸妈还有小妹他们呢?”杜希突然问道。

  “这个……”

  杨阿姨看了眼杜希,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杜希似乎也发现了这里面的不妥,于是紧张的道:“我爸妈他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想了想,杨阿姨点点头,道:“你妈住院了。”

  “什么?住院了!在哪里?哪家医院?严不严重……”正所谓关心则乱,七年没有回过家的杜希,在听到自己母亲住院的消息后,整个人紧张不已。

  杨阿姨见把这个孩子给急得,于是拍了拍他的手,道:“没事的,你妈妈手术很成功,过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这世界上有种事情叫“子欲养而亲不待”,自己这一走就是七年,真的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听到手术成功的消息,杜希暂时松了口气。

  “嗯?”

  这时,一辆出租车向着这边而来。很快,一名穿着得体满脸愁容的四十多岁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看到杨阿姨的时候,本想打个招呼的,可这时眼神却不经意看到了杜希,整个人愣了一下。

下载客户端,看书更实惠

每日精选 免费阅读

立即下载